护士亲述:病人说,如果以后我病好了,我也像你们一样去帮助别人

  • 日期:02-29
  • 点击:(838)


记录员:甘,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武汉医疗队队员,当时疫情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部蔓延,举国恐慌。“新皇冠”毒害了中国,病毒蹂躏了我们的祖国同胞。接到武汉医院的救援电话后,我立即注册了自己的名字。说我不害怕是错误的,因为我不知道我将去多久,我将去哪里,我将面临什么未知的风险。我不知道是告诉我的父母还是我的男朋友……”春节期间,我看到了很多关于武汉疫情的报道。“如果有战争,我会打电话回来,”来自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赶到武汉。日本朋友捐赠材料并举行诗歌会议:“你的意思是不穿衣服,和你的儿子做爱,和青山做爱,把明月当成两个村庄、两座山和异乡,和同一天有风和月亮吗?”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也支持中国抗击艾滋病的斗争。疾病是无情的,人类是有感情的。我是一名护士,我应该献身于这个无烟的战场,化身为一名战士,为保卫武汉而战!心中顿时热血沸腾。

当我来到武汉,我犹豫了。我希望我的生活会像林青璇在《温一壶月光下酒》所说的那样:“在秋天的黄昏,当你用菊花做竹叶青的时候,你就喝了秋海棠”。谁不想过平静的生活?然而,目前的疫情要求人们搬运重物。直接参加前线战斗不是对一个人思想和意志的考验?一个人一生中注定会遇到两个人,一个是令人惊异的,另一个是温柔的。作为中山医学院的医务人员,我有科学的预防,我有专业的技能,我不能害怕,我会有勇气承担,不辱使命!我不能让时间感到惊讶,但我可以让时间变得柔和。

已经在武汉三天了,我的病房已经治疗了50个病人,其中45个病重,4个病重。我刚到的奇怪而忙碌的工作让我每天都依赖安眠药来强迫自己休息。然而,团队成员的热情、领导的细心关怀、微信同事的鼓励以及患者的理解感染了我,让我找到了工作的意义。

我记得当我第一天去上班时,一个病人(中年叔叔)可能听出了我们的口音,问道:你是广东人吗?我说:是的,我们是中山一医院的。然后叔叔笑着说:谢?弧N宜?:不客气。全国人民都非常关心你。我希望你能度过难关。叔叔说:如果我将来好了,我会帮助像你这样的人。听着这位中年大叔的话,一种像阳光一样的酒被倒进了一个像野花一样的杯子里。虽然它很轻,但很醇厚。尽管天气晴朗而温暖,命运却像海风,带着摇曳的波折,将青春之舟吹过时间之海。此刻所有的恐惧和痛苦都是值得的。

另一个病人,当我们为他办理入院手续时,我让他留下家人的电话号码。如果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联系他的家人会很方便。然后他说他所有的家庭成员都被感染并被隔离。没有家庭成员帮助他,他的眼睛是无助的。听了这话,我的鼻子变得酸痛,眼睛也变红了。我安慰他,相信医生,并积极治疗他。我们不远万里来到武汉,希望能帮助你尽快战胜疾病,尽快与家人团聚。他听后向我点点头。健康取决于生命。此时此刻,我必须坚强起来,以便给病人更多的帮助、鼓励和支持。

是的,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温暖我们的同胞。我记得在《平凡世界》,“我不哭,我不哀叹,我不后悔,金色的叶子填满了我的心,我不再年轻”,在这一刻我必须站起来,成为病人的阴影!(指导:朱;记者:彭福祥、梁嘉云、黄哲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