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城镇化新问题新趋势调查(2)

  • 日期:01-16
  • 点击:(1605)


城乡收入差距持续缩小“自2009年以来,中国城乡收入差距持续缩小。2009年,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与农村人均净收入的比率为3.33,2015年为2.90。那么,近年来城乡收入差距的缩小是长期趋势还是短期趋势?我认为这是一个长期趋势。换句话说,未来中国将进入城乡收入差距稳步缩小的新时期。你为什么这么说?这与我国的发展阶段有关。首先,中国工业化已经进入后期阶段。过去,以城市为导向的工业增长会降低其对经济增长的驱动力。未来,中国的小城镇和农村将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。第二,近年来农业人口大规模向城市转移,有利于农村适度规模经营的发展和农民收入的增加。为了增加农民收入,解决“三农”问题,必须减少农民。减少农民不是城市化吗?第三,在新阶段,中央和地方政府有能力在“三农”领域投入更多的资源,特别是公共资源。可以说,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是确保中国经济长期稳定和高速增长的重要前提。

新形势下增加农民收入越来越困难。

城乡收入差距应该缩小,不是要降低城市居民的收入,而是要想办法加快农民收入的增长。近年来,农民收入的增长面临着一个大问题,即农民收入高度依赖工资收入。1990年,工资收入在农户净收入中的比例仅为20.2%,2013年增至45.3%。运营收入中的家庭比例大幅下降,从1990年的75.6%降至2013年的42.6%。

从农民收入增长的贡献来源来看,工资收入对农民收入的贡献率大幅提高。从1991年到1997年,工资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仅为26.8%,从2010年到2013年增加到52.5%。家庭经营收入增长贡献率从68%下降到33.8%。如果把家庭经营收入中的农业净收入计算出来,它对农民收入增长的贡献会更低。从2014年到2015年,工资收入对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贡献了47.6%,而净营业收入仅贡献了28.6%。农民收入增长高度依赖工资收入。农业对农民收入的贡献越来越少,比重越来越低,这是不正常的。

将来,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和市民化的加速,农民增加收入将越来越困难。这主要有两个原因:第一,市民化后的收入计算。过去,当农民在城市工作时,他们的大部分工资回到农村,也就是说,他们工资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包括在家庭收入中。把他们算作城镇居民后,从统计上讲,他们的收入被视为城镇居民收入的一部分,而不是农民的家庭收入。这样,工资收入对农民收入的贡献就会下降。农民收入将更多地取决于经营收入和财产收入。第二是农业利润空间。从家庭经营收入的角度来看,价格有上限,成本有下限,成本不断上升。现在,相当多的国内农产品超过了国际市场价格。在这种情况下,国内农产品的价格上涨和利润率将受到限制。例如,从2004年到2014年,中国三大粮食生产的水稻、小麦和玉米总成本年均增长10.5%,高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,材料和服务成本年均增长7.6%,劳动力成本年均增长12.2%,土地成本年均增长14.2%。在此期间,农业生产总成本增加的45.4%来自劳动力成本,32.4%来自材料和服务成本,22.2%来自土地成本。目前,土地流转成本约为800-1200元/亩,每年种植粮食的收入只有几百元。

城乡因素双向流动将成为一种新趋势。

过去,中国的人口、资本和技术都是流动的

第二,从发展的角度来看,农业劳动力的转移速度将逐渐放缓。尽管从现在起农业劳动力的就业比例仍在加快,但从2001年到2005年,农业劳动力的就业比例每年下降1.04个百分点,从2006年到2010年每年下降1.62个百分点,从2011年到2014年每年下降1.8个百分点。然而,这种加速下降是不可持续的。一方面,农业劳动力的就业比例越来越低,2014年已经低于30%;另一方面,农民工的转移率正在下降,城市化率正在放缓,未来劳动力的转移率也将下降。我估计,在未来15-20年内,农业劳动力转移率将逐渐放缓,到2030年,中国农业就业比重预计将降至12%左右。

第三,资本、技术和人才流向农村的速度正在加快。未来,中国的城乡一体化是双向一体化。目前,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发达地区已经进入城乡双向一体化的新阶段。